视频中心 |
|中文|English

美国:专利商标侵权赔偿纳入税改


226,美国国会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戴夫·坎普公布了一项新的税法改革方案《2014税法改革法案》。这项长达979页的法案融合了两党意见,主张普遍降低税率并简化税务程序,同时要求减少或取消税收减免项目。

  

  个人企业均从税改中获益

  

  美国现行税率共分为7个等级,从最低的10%到最高的39.6%,坎普的方案将税率简化为低、中、高3个等级,分别是10%25%35%

  

  个人和企业都将在税率降低中获益。根据税法改革方案,企业的最高税率将由目前的35%降至25%,个人最高税率则由39.6%降到35%。对占人口总数99%的中产阶层和低收入人群而言,他们的税率都将降至25%以下,其中个人年收入不足35600美元的适用10%的税率,个人年收入在40万美元以下的缴税税率为25%

  

  坎普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税法改革方案在未来10年将刺激经济增长,为美联邦政府带来7000亿美元财政收入,并创造近200万个就业机会。

  

  税法改革方案引起美国各界关注。波音公司发布声明说:“坎普的方案是迈向全面税法改革的重要一步。我们对此进展感到高兴,并支持政府和国会为推动跨党派税法改革做出更大努力。

  

  利益团体发起联合炮轰

  

  在部分喝彩之外,坎普的方案也引起一片嘘声,金融服务行业对此更发起猛烈炮轰,直指税法改革方案是对银行业的专制之举

  

  坎普方案公布仅几个小时,美国银行家协会、美国金融服务圆桌组织、消费者银行家协会以及8家大银行就联名致信坎普,明确反对针对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企业推行的银行税。

  

  依据税法改革方案,固定资产超过5000亿美元的金融企业需按季度缴纳银行税,税费额度为其固定资产的0.035%。美国银行、花旗集团和摩根大通公司等金融企业均适用这项规定,该笔税收预计将在10年内为政府筹集860亿美元资金。

  

  美国银行业指出,银行税将出自退休储蓄、信用配额和银行贷款等领域,这实际上是在扩大政府和社会支出。他们认为坎普的方案披着耀眼的改革光环,行的却是移花接木之术。

  

  专利商标侵权赔偿纳入税改

  

  坎普的方案将把专利和商标侵权赔偿纳入税法改革。在现行法律中,专利和商标侵权赔偿享有特别税收制度,改革方案将取消其中部分内容,更明确地对专利和商标侵权赔偿予以税法界定。

  

  改革方案将确立一项试行法律条款,诉讼源地为标准,授权相关法院对侵权案件作出裁决,明确对专利和商标侵权所做赔偿是属于利益损失还是资产损害。如果赔偿被视为利益损失”,这笔钱将被作为纳税人的普通收入而计入征税范围。如果赔偿是针对纳税人的专利、商标或商业诚信受到的损害,将被转为纳税人的固定资产。

  

  民众隐性福利将流失

  

  由于坎普的税法改革方案可能会令民众的隐性福利流失,因此民众对税法改革的热情并不如预期一样高。坎普的方案维持对富人征税的基准,并将税率从39.6%降至35%,但富人的税费却在变相增加。富人过去享有对部分收入按10%低税率缴税的优惠,但税法改革将取消这一内容。同时,方案还计划针对年收入超过45万美元的特定职业人群加收10%附加税。这一群体主要是指律师和会计师等高级白领,并不包括通过投资和利率获益的超级富豪。国会共和党承认,此举是对降低富人普遍税率的一种妥协,迎合了奥巴马政府对富人加税的政策需求。

  

  普通民众享有的许多税收福利也将被取消,或做出调整。如每个儿童的税收抵免将由1000美元提高到1500美元,孩子的年龄上限也从17岁提高到18岁。抵押贷款利息扣除额的上限也从目前的100万美元,降至50万美元。分析认为,坎普的方案将使年收入不到2万美元的低收入者遭受退税减免优惠的损失。

  

  全面税法改革年内难过关

  

  自1986年修订后,美国税法一直未做变动,税收体系千疮百孔已是各界共识。但舆论分析仍认为,全面税法改革将深入美国式生活的肌理”,难以一蹴而就,坎普的方案历时3年才得以出炉,足见过程之艰辛。更为重要的是,在中期选举仅剩8个月之际,国会两党都拒绝任何政治风险,对推动全面税法改革缺少足够热情。

  

  民主党对方案未能明确对富人加税感到不满。参院预算委员会主席莫尼说:“我对坎普提出税法改革方案表示欢迎,但同时也对方案的内容感到失望。从方案来看,国会共和党再次拒绝让美国富人和大型企业为削减联邦赤字做出贡献。

  

  在坎普将要公布方案之前,参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就泼出冷水,他对国会在今年达成全面税法改革不抱希望。众院议长博纳说得更为直白:“方案废话连篇,不过是开启了关于税法改革的一场争论。更为重要的是,坎普的方案寻求降低民众税率和削减联邦赤字,但这种平衡很难实现。税法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要实现坎普提出的税法改革目标,必然以一定的民脂民膏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