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中心 |
|中文|English

陈社会、陈士田侵犯商业秘密、虚报注册资本案

时间:2006-08-18  当事人: 陈社会、陈士田   法官:   文号:2006)徐刑二终字第70

                     
       

2006)徐刑二终字第70

  原公诉机关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社会,男,1971527日生,身份证号码320311197105272419,汉族,中专文化,原徐州恒诺密封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恒诺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理,住本市西苑民健园小区352602室,20041215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2005614日刑满释放。同日因涉嫌侵犯商业秘密、虚报注册资本被徐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712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徐州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陈士田,男,1970221日生,身份证号码320311197002212413,汉族,中专文化,原徐州恒诺密封技术有限公司副经理,住本市金山桥金苑小区21401室(户籍地本市西苑民健园小区351102室),20051114日因涉嫌侵犯商业秘密被取保候审。
  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审理泉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陈社会、陈士田犯侵犯商业秘密、虚报注册资本罪一案,于二00六年五月十八日作出(2006)泉刑初字第74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陈社会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听取鉴定人的说明,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决认定:
  (一)侵犯商业秘密犯罪部分
  被告人陈社会、陈士田为徐州市同宝特种橡塑密封制品厂(简称同宝厂)掌握组合密封件系列产品技术信息与经营信息的职工。20033月恒诺公司成立后,二被告人利用窃取的同宝厂组合密封件系列产品的技术信息与经营信息,从事与同宝厂相同的组合密封件系列产品的生产、销售活动,给同宝厂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计90余万元人民币,并给同宝厂的生产经营造成困境。经鉴定,同宝厂生产组合密封件系列产品的技术信息系非公知的信息。同宝厂经营该系列产品的经营信息系商业秘密。
  原判决列举了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二)虚报注册资本部分
  200323月间,被告人陈社会筹备成立徐州恒诺密封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恒诺公司)。在没有公司成立所需注册资本情况下,被告人陈社会于2003320日借款人民币50万元存入恒诺公司帐户。次日被告人陈社会办理了恒诺公司的设立验资手续,取得验资报告,并于同日将50万元借款归还借款人。后被告人陈社会使用以欺骗手段获取的验资报告等虚假证明文件虚报注册资本50万元,在实际并无注册资本的情况下,欺骗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于2003325日注册成立恒诺公司。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被告人陈社会、陈士田供述、证人王阳、蒋小永、周生强、张杰证言、书证:恒诺公司营业执照、恒诺公司设立登记申请书、恒诺公司验资报告、农行沈场分理处查询存款证明、相关转款凭证。
  上述证据,经一审举证、质证,一审法院予以采信。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陈社会、陈士田侵犯商业秘密,给商业秘密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行为均已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且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陈社会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陈士田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陈社会申请公司登记时使用虚假证明文件虚报注册资本,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虚报注册资本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应对其数罪并罚。在侵犯商业秘密的犯罪过程中,被告人陈社会起策划、组织、领导的作用,属主犯,被告人陈士田是在被告人陈社会的组织领导下从事一定的生产经营活动,系从犯。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第一、三、四款、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第一、二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陈社会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犯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二、被告人陈士田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社会的上诉理由:1、同宝厂没有商业秘密,也未侵犯同宝厂的商业秘密。2、没有给同宝厂造成重大损失。3、鉴定的会计事务所没有司法鉴定资格,且鉴定结论错误。
  其辩护人提出辩护意见支持上诉理由。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虚报注册资本罪的事实、证据与一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一致,二审期间,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未提出新证据,本院对虚报资本罪的事实与证据予以确认。
  经本院二审查明侵犯商业秘密的事实如下:
  被告人陈社会、陈士田为徐州市同宝特种橡塑密封制品厂(简称同宝厂)掌握组合密封件系列产品技术信息与经营信息的职工。2003年初陈社会离开同宝厂,违反同宝厂的保密规定,将同宝厂的客户名单、产品价目表、购销合同书、ISO9000认证文件、科技项目查新报告、科技项目计划设计书、车氏密封产品抽样检验报告、车氏密封产品鉴定文件、车氏密封企业标准等经营性、技术性资料秘密带出。20033月陈社会、陈士田与其他一些从同宝厂离开并掌握同宝厂经营信息和技术信息的人员共同成立恒诺公司。此后,陈社会在经营过程中,多次主动与客户名单上的客户联系,恒诺公司与客户名单中的数十家企业建立了业务往来,且在业务往来中使用同宝厂的产品代号,并利用其携出的技术文件,生产与同宝厂同样的产品,以比同宝厂同类产品低的价格销售密封件。同宝厂为被陈社会盗取的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的支出的成本为70余万元;恒诺公司利用盗取的商业秘密销售密封件20余万元;由于恒诺公司利用盗取的商业秘密并低价向原同宝厂客户销售同类产品,从而造成同宝厂产品售价下降,2004年度比2002年度因产品售价下降造成损失36万余元;同宝厂2003年销售收入比2002年下滑69.05%2003年度净利润比2002年度减少44万余元,比2004年度减少24万余元。经鉴定,同宝厂生产组合密封件系列产品的技术信息系非公知的信息。同宝厂经营该系列产品的经营信息系商业秘密。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陈社会的供述,证实恒诺公司生产密封件产品,其掌握的生产技术系在同宝厂工作期间负责同宝厂的技术工作,并通过个人的学习积累获得。同宝厂生产密封件产品从客户提出要求到选料、成份比例、设计公差、试制定型,产品的各项技术参数都是企业的技术秘密。因其在同宝厂时就与同宝厂的原料供应商熟悉,所以恒诺公司与同宝厂从相同的厂家购进原材料。恒诺公司向原料厂家定购原料时,使用的原料配方代号与同宝厂相同,每个代号代表的配方一致。原料配方代号中的一些,如F4-23F4-16F4-9F4-0F4-22等是同宝厂几年来自己开发的,恒诺公司使用的就是F4-23原材料配方,是由霸州鑫宇氟制品有限公司向其推荐的。每种毛坏件配方是根据不同工况条件下生产某种特定密封件而设定的,设计图纸上标注的一些数据是依据绘图人员的专业知识,根据一定的计算公式计算出来,并根据客户的要求计算出“O”型圈压缩后的厚度,再计算出唇口的厚度。其成立恒诺公司后主要通过发布广告、开产品展销会、网上发布信息、电话联系等方法开展业务,徐州的客户有的也主动上门推销,与原同宝厂的客户通过电话等方式联系业务,有的是主动打电话给对方,有的是对方打电话过来。自己在恒诺公司所使用的个人电脑中储存有从同宝厂拷贝下来的客户名录,软盘中有同宝厂的客户资料与发货记录。在同宝厂工作期间的多本工作记录本均被其带到恒诺公司,上面记录有客户信息和有关技术信息,从同宝厂走时没有移送,当时也没有人让移交。在其电脑中储存的同宝厂规章制度中有保密规定,但从来没有公开宣布过。
  2、被告人陈士田的供述,证实同宝厂生产密封件的原材料配方,其中F4-9F4-23等几种配方资料是同宝厂自己研制开发的,别人不知道。恒诺公司使用的原材料配方有F4-9F4-23F4-22等,其中F4-23用的最多。原材料是同宝厂向本溪玻璃钢厂及霸州四氟塑料制品厂以及徐州市的市场购买原料,主要成份是聚四氟乙烯,其方法是同宝厂向厂家提供配方,供应厂家根据配方生产管状或棒状的原材料毛坏件。恒诺公司的原材料定购是陈社会具体负责的,使用的原材料配方包括配方的代号,供应厂商和同宝厂一样,陈社会与其在同宝厂工作时对各种工况下的原材料配方都是掌握的,成立恒诺公司后就照搬照抄了同宝厂的原材料配方。同宝厂的图纸是其与陈社会在车恒德的指导下制作,车走后是独立制作。图纸上标有客户的名称,相同的很少,每种图纸只有一份,平时锁有档案室的保险柜里,生产需要时,由管生产计划的人到档案室取,用完后交回档案室。图纸上的滑环尺寸和公差配合是在产品生产中研发,这些数据不为外人所知。恒诺公司的图纸是其和陈社会制作,制作图纸只要根据客户的要求,利用在同事实证明厂掌握的技术就可以制作出来。恒诺公司使用的原材料配方的代号和同宝厂一样,陈社会离开同宝厂时带走了自己的工作记录本,记录本上有原材料配方及代号,而且一些常用的配方其和陈社会均记住了。车恒德在厂中时就专门制定了保密规定,2002ISO9000认证时又进行了归纳总结和完善,也采取了相应的保密措施。离开同宝厂后,曾和陈社会去咨询刘全权律师,刘全权问过有没有签保密协议,没有问有没有保密规定。其在恒诺时有四家原同宝厂客户与其联系,找其定货。
  (二)被害人张万宝的陈述,证实陈社会、陈士田是同宝厂的职工,负责技术和销售工作,以及原料的订货。在同宝厂成立时就在同宝厂工作,因为陈社会比较聪明,就把厂里的核心技术和客户资料交给他。后来他要求离开,其说如果离开,必须交出所有技术资料和客户信息,并且保证不会生产密封件产品。后来原客户告知,陈社会向厂老客户发宣传,并且以低于25%的价格销售产品。在陈社会离开厂时,还将厂里的骨干带走,并且挖走了厂里的客户资料,导致同宝厂销售额大幅度下降。在同宝厂成立时就开始制定相关的制度,特别是保密技术。在申报9001认证时,有保密制度,当时陈社会主要负责这个事情,还当管理者代表。同宝厂的保密规定主要包括产品的工艺方法、材料配方、客户网络、产品的价格、产品发展计划等重要的关于企业生存的商业秘密,要求不得对厂外的人员透漏,职工离开单位或岗位变动必须交回自己的工作笔记和工作资料。厂里制定的这个保密规定多次组织职工学习过,平时也经常强调做好保密工作,所有职工都应该知道。传达学习的记录没有,因为同宝厂的规模比较小,人员也不多,没有注意搞会议记录。为了落实厂里规定的保密规定,在车间的门上都张贴有谢绝参观,门窗进行遮挡,技术资料和客户信息由档案室统一保管等等。1996年同宝厂购买了车恒德的4项专利使用权后,车恒德按合同的要求提供了这几个专利产品的图纸和生产的工艺,并带来了F4-3这一个专利原材料的配方。为了生产多种工况条件下的各种组合密封,同宝厂由车恒德负责,组织陈社会、陈士田等技术人员不断开发新产品。先后开发了以F4-23为代表的适合水、油、高温、高压等不同工况条件下的原材料配方和U形组合密封。在研究开发新产品过程中,为了开发出客户满意的产品,技术人员不仅要重复研究试制,然后还要为客户安装、调试、试用。厂里为开发新产品不断地加大投入,使同宝厂的产品始终在同行业中处于领先的地位。
  (三)一组未到庭证人证言,证实同宝厂的产品、客户情况及保密措施。
  1、证人车恒德的证言,证实同宝厂组合密封产品的技术基础是其转让给同宝厂的专利技术。在同宝厂投入生产之初,其作为厂里的总工程师负责同宝厂的生产、技术传授及管理工作。另外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又带领厂里的技术人员包括陈社会、陈士田等根据客户的不同要求、不同的工况条件,研制开发系列产品。这些产品的原料配方与不同客户的工况技术要求相结合,尺寸、公差配合等都是商业秘密。由于这些产品是高科技产品,所以同宝厂采取了严密的保密措施。厂里与客户之间形成的固定销售网络是无法从公共信息渠道获得的,是企业投入大量人力、财力所形成的企业独有的经营信息。
  2、证人刘振学的证言,证实其与陈社会的妻子刘兰是堂兄妹关系。其在同宝厂工作期间,是由车恒德作技术指导的,其在恒诺公司工作时,恒诺公司的生产工艺和产品与同宝厂都是一样的。同宝厂对于生产技术、图纸等都有严格的保密制度。车恒德在厂里工作时就经常强调厂规厂纪,特别对产品的保密工作经常讲,车间的墙上也有规章制度。
  3、证人陈新的证言,证实其先后在同宝厂及恒诺公司工作过,二家生产的产品都是一样的。其从同宝厂跳槽到恒诺公司后,发现恒诺公司生产与同宝厂一样的产品。因其懂一点法律,觉得这样不妥,所以又回同宝厂工作。并证陈社会、陈士田的生产密封件的技术都是在同宝厂学的。同宝厂对其生产技术和图纸以及客户信息都采取了严密的保密制度。
  4、证人张亚飞的证言,证实其在恒诺公司工作的一个月,主动联系了二家客户,都是以前同宝厂的客户,这两家客户在同宝厂工作时就有联系。
  5、证人窦松龄的证言,证实在陈社会、陈士田从同宝厂辞职后,由其担任同宝厂的销售科科长,因为恒诺公司压价向同宝厂的客户提供相同的产品,致使其厂基本处于停产状态,后来也不得不降价销售。同宝厂的客户信息以及产品价格都是内部信息,其他人员不掌握。
  (四)一组未到庭证人证言及出具的证明,证实产品原材料供货情况。
  1、证人刘顺清的证言(河北霸州鑫宇氟制品有限公司人员),证实同宝厂和恒诺公司都在其单位购买毛坯件,且配方比例相同。
  2、证人姚玉珍的证言(本溪市玻璃钢厂人员),证实同宝厂与恒诺公司都在其单位订购四氟制品,且两家所订购的产品基本上是一样的。按理说不同的客户订购的产品配方肯定是不一样的。
  3、本溪市玻璃钢厂2005810日证明,内容是:“徐州同宝厂从19967月至今一直在我厂购聚四氟乙烯制品。同宝厂由其主管技术厂长陈社会代理,以电话或传真方式通知我厂人员,我厂则按照同宝厂专有配方,如F4-3F4-23F4-9F4-22供货。同宝厂要求我厂对其专有配方不得为他人使用。20032月,我厂人员又按照陈社会的电话、传真向徐州恒诺公司提供了与同宝厂完全相同配方的产品。后来得知陈社会单干了,才停止向其供货。因为这些配方是同宝厂的。”
  (五)一组未到庭证人证言,分别证实原来都是从同宝厂购买密封件产品,是和陈社会或者是陈士田联系的,后来或是陈社会主动找到他们,或是和陈社会、陈士田联系,从恒诺公司购买了产品。
  1、证人魏玉华(徐州勃鑫工贸有限公司负责人)的证言,证实该公司原在同宝厂定货,2003年时陈社会到公司讲他单干了,生产和同宝厂一样的密封件,以后可以找他生产密封件,价格一定比同宝厂低。后该公司在恒诺公司定了货,价格比别的厂家低10%。后陈社会联系不上了,也不好意思再找同宝厂定货。
  2、证人李治霖(徐州汇笙重工有限责任公司人员)的证言,证实该公司原在同宝厂定货,主要是找陈社会和陈士田20033月的一天,陈社会到公司讲,他单干了,以后需要密封件可以直接到他新成立的恒诺公司定货,并留下了手机号和电话,后公司在恒诺定了多种型号的货,价格比同宝厂便宜。
  3、证人陆茂昌(徐州茂昌锻压机床开发制作所所长)的证言,证实以前在同宝厂定货,是找陈社会联系的,2003年时陈社会到制作所来,告知已离开同宝厂单干,以后需要可以找他定货,并保证质量和同宝厂一样,定货时经协商,价格比同宝厂便宜10%。现在用的密封圈都是进口的。
  4、证人张贵永(徐州宏泰橡塑制品厂业主)的证言,证实其以前在同宝厂定货,2003年陈社会找到其,说已离开同宝厂和别人合伙开了恒诺公司,生产与同宝厂一样的密封圈,如果需要货可以直接找他,价格比同宝厂的同类产品要低。后就在恒诺公司定货了。
  5、证人史初起(徐州压力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人员)的证言,证实1997年与同宝厂有了业务联系,200334月份,原同宝厂的陈社会给其打电话,说他现在单干了,以后需要密封圈可以找他,价格比同宝厂便宜。后来根据陈社会留的电话找到恒诺公司定了货。
  6、证人王相民(郑州机务段机车配件厂人员)的证言,证实其使用的密封件都是从徐州车氏密封(同宝厂)定的货,当时是和陈士田联系的,200334月份,通过电话向陈士田定了货,当时始终认为陈士田是车氏密封有限公司的职工。
  7、证人王中年(扬州广陵金利物资经营部人员)的证言,证实2001年时与同宝厂建立了业务联系,2003年陈社会打了一个电话说他成立了一个公司,叫恒诺密封技术有限公司,生产与同宝厂一样的产品,如果需要定购密封件,可以找他们公司做。后来就向恒诺定了货。定货时经协商每只下降了45元。
  8、证人赵芝田(扬中市威柯特生物工程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人员)的证言,证实2001年在产品交易会上看到徐州同宝厂的产品宣传册,就打电话和同宝厂联系,是陈社会接的,就在同宝厂定了几次货。2003年打电话找不到陈社会,后来陈社会打电话告之自己开了一个公司,生产、销售与恒诺一样的产品,希望定购他的产品,价格比同宝厂低。就从恒诺定了货,是与同宝厂一个型号的,其还有一个名字叫赵晋丰。
  9、证人边靖(济南塞思特科技有限公司经理)的证言,证实2002年在济南的产品展销会上认识了同宝厂的销售科长陈社会,陈社会还专门给了同宝厂的产品宣传册和名片。2003年找陈社会,厂里的人说陈社会离开同宝厂了,当时就考虑陈社会可能单独开公司了。2004年初试着给陈社会打了一个电话,陈社会讲他自己成立了恒诺公司,也生产密封件。在电话中告诉其公司需要定购密封件的规格型号,陈讲能做,就在恒诺公司定了货。陈社会讲价格比同宝厂低了20%多。
  10、证人林永强(东营市欣达石油技术有限公司经理)的证言,证实2001年开始从同宝厂定货,联系人是陈社会。20037月打电话给陈社会定货,陈社会讲他自己成立了公司,生产密封件,质量保证与同宝厂一样,价格比同宝厂优惠10%,后来又邮寄了宣传册。以后就从恒诺公司定货了。
  11、证人许静坤(贾汪矿务局第二机械厂人员)证言,证实以前与同宝厂陈社会联系定货,200356月份打电话告诉陈社会要购买齿型密封圈的型号,陈在电话中讲他的厂搬到了西三环附近,就到恒诺公司取了货,比同宝厂的每件便宜10元左右。从工商局处知道陈社会的情况,现在又回同宝厂定货了。
  12、证人姜维利(北京康斯特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证言,证实2000年左右,从一本杂志上看到了徐州车氏密封有限公司(同宝厂)的广告,当时广告上留下的联系人是陈社会,就通过电话与陈社会联系,定了两次货。20035月时,我们公司需要定制一批密封件,打电话给陈社会,陈社会说自己成立了公司,生产销售与同宝厂相同的产品,质量一样。后来就从恒诺公司定了两次货。
  13、证人李宗波(北京亿美博科技有限公司人员)证言,证实从一本杂志的广告上看到徐州同宝厂生产密封件,联系人是陈社会,就和陈社会联系并定制了几批密封件。后来收到恒诺公司的产品宣传册,联系人是陈社会和陈士田,当时也感到奇怪,后来和他们电话联系,用了产品,感觉和同宝厂生产的一样。
  14、证人范永利(青岛华泰电力有限公司人员)证言,证实2002年需要密封件,通过114台查到电话,以后就和陈社会联系定购了密封件,200311月和陈社会联系定购密封件,发现开来的发票上公司名称已改为徐州恒诺密封技术有限公司。
  15、证人李维(马鞍山科嘉机电公司经理)证言,证实听别人介绍看到了一本杂志上的广告,看过产品介绍后就和车氏密封的陈社会联系,把工况条件告诉他后,他在电话中明确告知完全可以满足条件,并推荐了密封件型号。使用后感觉比以前用的产品好,就定了货。2003年陈社会给其邮寄了两本样本,后来又打了一个电话,告知已单独成立公司,不和原来的人合作了,请照顾他的生意。并保证产品质量,价格每套下浮10元。2004年以后再找陈社会就找不到了。
  16、证人陈红云(扬中市镇江达森发酵有限公司人员)证言,证实赵晋丰是其师傅,2003年看到徐州一个密封件厂给公司发的函,内容是讲陈社会已离开他们厂,不再是他们厂职工。后来陈社会给赵晋丰打电话,后来听赵讲陈社会已离开原来的厂,已成立了一个公司,也生产车氏密封。赵晋丰离开公司时把与恒诺公司陈社会联系的方式交给他,以后向陈社会的公司定了几次货。
  17、证人冯世元(原攀枝花市精密冷轧带钢厂人员)证言,证实2002年下半年接手采购工作时,原来负责采购工作的陈钢告诉车氏密封有限公司的电话。20035月初,和车氏密封联系,告诉产品需要的规格、型号和数量,并将货款汇去,对方将货发来,发票上是徐州恒诺,当时以为车氏密封改了名。
  18、证人王正超(淮安市苏北航务处工程总队人员)证言,证实2002年前通过总队技术室了解到同宝厂生产密封件,就电话和同宝厂的陈社会联系,电话里提出了需要的规格型号,并定做了一批货。20038月左右,又要定购一批密封件,打电话给陈社会,后来看到邮货的包裹和发票上写的是徐州恒诺。恒诺公司的产品比同宝厂的相同产品价格要低一些。
  19、证人齐亚玲(宁波市象山石浦电力机具厂人员)证言,证实2001年从一本杂志和网上查到徐州同宝厂生产车氏密封,就通过广告上的电话号码与同宝厂联系并购买了几次密封件。2003年收到了徐州恒诺的产品宣传册,列出的产品与原来购买的车氏的产品一样,随宣传册邮寄的还有陈社会的名片。后来就向恒诺公司定了几次货。
  20、证人冯保华(石家庄飞机制造公司二十六分厂人员)证言,证实2003年从其他单位了解到徐州车氏密封的联系电话和联系人,和陈社会、陈士田取得了联系,问他们是不是车氏密封,他们说是的,就定了货,是恒诺公司开出的发票。现在使用的是徐州车氏密封有限公司,也叫徐州同宝特种橡塑密封制品厂生产的产品。
  21、证人姜红(石家庄北方设计院工艺研究所人员)证言,证实从2003年设计某项目时都在使用徐州车氏密封,项目是从2002年开始设计,通过在图书馆查资料、并到网上查找,知道同宝厂生产车氏密封,在网上发布的广告上查到联系人陈士田、陈社会和联系电话,告诉了冯保华。
  22、证人朱爱萍(东营胜利油田井下工艺研究所人员)证言,证实很早以前就开始使用同宝厂生产的密封件,2003年同宝厂原职工陈社会到研究所,讲他和同宝厂几个主要技术人员离开同宝厂,自己注册成立了徐州恒诺密封技术有限公司,生产与同宝厂同样的产品,希望到他们公司定货。后来就从恒诺定了货。
  23、证人车迎庆(东莞华大机械有限公司人员)证言,证实2003年打电话联系购密封件,是徐州车氏密封的部门负责人陈社会接的,2003年下半年又给陈社会打电话,陈社会告知将款汇到徐州恒诺,当时问为什么,陈社会讲徐州车氏与徐州恒诺是一家。此后购买密封件都是到恒诺。产品的型号、尺寸、质量、价格都没变。其还保存一份恒诺的产品宣传资料传真件。
  (六)一组证明同宝厂产品系国家、省高新技术产品的书证:
  1199911月国家五机关联合颁发的国家重点新产品证书:“证明同宝厂生产的新型滑环式组合密封被评为国家重点新产品,有效期三年。”
  219999月江苏省科学技术委员会颁发的“高新技术产品认证证书”:“证明同宝厂生产的新型滑环式组合密封被评为高新技术产品,有效期五年。”
  31999年徐州市政府奖状:“证明同宝厂生产出新型滑环式组合密封产品,为98年度徐州市科学技术进步工作做出重大贡献。”
  4、同宝厂1998年取得的车氏密封商标注册证。
  5、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证明同宝厂关于橡塑密封制品设计、生产的质量管理体系符合GB/T190012000ISO9001:2000标准,有效期自200226日至200525日。”
  (七)一组证明同宝厂密封件系列产品属于“商业秘密”的书证:
  1、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2004416日出具的技术鉴定报告书,结论为:
  (1)同宝厂主张的密封件滑环采用的聚四氟乙烯(PTFE)原材料配方中的成分为公知技术信息,但根据特定的用户需求采用不同成分和特定比例的组合,并应用于生产密封件毛坯件的技术信息,应认为是非公知技术信息。
  (2)同宝厂所主张的产品图纸所记载的有关用户信息,应认为是非公知信息;
  (3)同宝厂所主张的产品图纸所记载的有关组合密封滑环的尺寸和公差配合为非公知技术信息;
  (4)恒诺公司产品图纸和同宝厂产品图纸所记载的有关组合密封滑环的尺寸和公差配合参数存在部分相同、部分不同。
  2、证明车氏密封采用的原材料配方为同宝厂技术秘密的书证:
  (1)同宝厂关于车氏密封滑环原材料配方研制的说明:车氏密封滑环的原材料为聚四氟乙烯(PTFE),经总工车恒德和本厂技术人员的多年研制,开发出数十种针对用户特定工况和特殊要求的专门的原材料配方。主要配方有F43F49F422F4238种配方。上述材料配方为本厂技术人员多年自主研制开发的技术结晶,经用户实践应用成功后被推广使用。
  (2)车恒德自书情况说明两份。
  (3)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及转让费付款证明,证实同宝厂从车恒德处购买专利技术。
  3、一组证明恒诺公司与同宝厂产品采用的原材料来源相同的证据:
  (1)本溪市玻璃钢厂证明,证实恒诺公司从该厂购买原材料。
  (2)本溪市玻璃钢厂提供的同宝厂、恒诺公司在该单位购买原材料的单据,证实200313月间,同宝厂、恒诺公司均在该单位购进聚四氟乙烯填充棒,所使用的配方均为F49F422F423等。
  (3)恒诺公司购买原材料发票及原材料入库单。
  (4)根据恒诺公司产品图纸整理的恒诺公司产品使用原料配方一览表,证实恒诺公司的系列组合密封产品使用的配方为F49F422F423等。
  (5)恒诺公司产品图纸,证实图纸上列举了产品使用的原料配方,16份图纸上记载有‘机密文件、注意保存’的字样。
  (八)同宝厂提供的ISO9000认证文件,证实该文件中规章制度中有关于保密制度的规定。
  (九)一组证明陈社会盗窃同宝厂技术资料及客户信息的证据。
  1、从陈社会处扣押相关资料时有关情况的证据:
  (1)证人周法庭(徐州工商局工作人员)2005120日证言,证实移交给徐州市公安局的有关资料,均是工商人员于200417日对恒诺公司住所进行现场检查时查获的,并证明了查获的资料种类和具体内容。
  (2)工商局现场检查笔录,证实从陈社会家中电脑内提取了同宝厂的相关资料。
  2、从恒诺公司陈社会个人计算机中、计算机软盘中查获的书证:
  (1)陈社会窃取的同宝厂产品价目表;
  (2)陈社会窃取的同宝厂购销合同书;
  (3)同宝厂被盗取的客户名单,证实被恒诺公司盗用并与之发生客户供销关系的原同宝厂客户有37家。
  (4)陈社会窃取的同宝厂ISO9000认证文件一套,其中有关于保密制度的内容。
  (5)恒诺公司与同宝厂产品宣传资料对比结果,证实两份产品宣传册的编制人均为陈社会、陈士田、张亚飞三人;恒诺公司的产品宣传册上直接引用了同宝厂相同产品的产品型号。同宝厂提供的部分图纸及厂资料,证实陈社会长期参与同宝厂的管理工作及技术设计工作。
  (6)从陈社会处查获的其他同宝厂技术资料,内容是:科技项目查新报告;科技项目计划设计书;车氏密封产品抽样检验报告;车氏密封产品鉴定文件一套;车氏密封企业标准。
  (十)证明恒诺公司向原同宝厂客户销售相同或同型号产品的书证:
  1、相同客户对照表一份、恒诺公司销售发票、同宝厂销售发票,证实恒诺公司将与同宝厂相同或同型号产品销售给原同宝厂客户,计有49家客户168笔业务,恒诺公司的销售金额合计人民币179353.53元。
  2、恒诺公司与同宝厂销售相同产品的价格对照表一份,证实经对二单位相同客户27笔业务进行对比,证明恒诺公司销售产品的售价比同宝厂相同产品的售价降低7.7%-33.33%不等。
  3、恒诺公司发给原同宝厂客户的部分产品宣传单。
  4、恒诺公司增值税发票,证实恒诺公司于20033月成立后,将产品销售给原同宝厂的客户。
  5、同宝厂增值税发票,证实同宝厂在20033月恒诺公司成立前,曾经将产品销售给上述客户。”
  (十一)证明同宝厂因其商业秘密被侵犯而造成经济损失的书证:
  1、徐州博远会计师事务所200558日出具的专项审计报告,证实:
  (1)根据恒诺公司在交行帐户的对帐单、陈社会产品销售日记记录的2003年度产品销售收入明细表、陈社会产品销售日记记录、恒诺公司销售发票复印件等,证实恒诺公司20035月至20047月汇入资金的金额为25万余元;恒诺公司2003年度会计帐簿记载的产品销售收入为172718.16元;恒诺公司20035月至20047月销售发票记录的产品销售收入为208388.58元。陈社会产品销售日记记录的2003年度产品销售收入(不含税)为241932.17元。
  (2)同宝厂20034月以前因研发橡胶密封产品而发生的研发费用(包括外购专利技术以及在此基础上自行研究所发生的费用)共计731202.22元。其中:人员工资266882.60元;人员差旅费76531.84元;研发人员生活费9928.60元;广告费155359.88元;会务费3989.30元;专利技术服务费50559.40元;实验费用7950.60元;购买专利技术费16万元。
  (3)经对比同宝厂2002年与2004年会计资料,因产品售价(不含税)下降造成的损失为368481.26元。
  (4)经对比同宝厂2002年至2004年会计资料,分析认为:同宝厂2003年销售收入比2002年陡然下滑69.05%,2003年度净利润比2002年度净利润减少412578.81元,比2004年度净利润减少240468.08元,说明2003年(同宝厂)生产经营受外界因素影响较为显著。
  审计报告的相关附件,包括:恒诺公司20035月至20047月发票汇总收入明细表;陈社会销售日记记录的2003年度产品销售收入明细表;恒诺公司2003年度完全成本构成;同宝厂2004年度与2002年度比较因售价下降造成的损失计算明细表;同宝厂研发费用明细表;同宝厂提供的新产品研发人员名单:“张万宝,厂长,负责全面研发工作;车恒德,高级工程师、专利发明人,负责研发技术工作;陈社会,助理工程师,负责研发产品的设计、性能改进;陈士田,助理工程师,负责研发产品的试验测试和监控;马有德,高级工程师,负责开发产品的检测设备设计;刘振学,加工技术师,负责研发产品的加工制作。”
  3、用于审计的原始会计资料:
  (1)同宝厂2002年产品销售一览表;
  (2)同宝厂2002112月产品销售发票;
  (3)同宝厂2002年产品销售销货清单;
  (4)同宝厂2004112月产品销售发票;
  (5)恒诺公司会计总分类帐;
  (6)同宝厂研发费用凭证:1996年研发费凭证;1999年至2002年研发费凭证;同宝厂1997年-20031月广告费凭证;同宝厂1997年-2002年研发人员生活费及研发管理费;同宝厂1997年-200212月研发人员差旅费;同宝厂1996年-20031月科技人员工资、劳务费、奖金、股份分红、凭证。
  原判决认定的证据还有:发破案经过,南京中院、江苏高院、徐州中院的民事判决、民事裁定书,陈社会的前科、见底证据等。
  上述证据均经一审当庭举证、质证,经二审查证属实,本院予以采信。在二审期间,因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对会计审计报告提出异议,本院依法要求鉴定人对审计报告作出说明,经二审复核,会计审计报告真实、有效,应予采信。
  对上诉人提出“同宝厂没有商业秘密,且没有侵犯同宝厂的商业秘密”的上诉理由,经查认为:
  1、同宝厂的技术信息与经营信息均是同宝厂的商业秘密。同宝厂的产品研发是将车氏密封件的基础技术与客户实际需求相结合的过程,在此过程中,一方面产生了针对该客户特定产品的技术信息,另一方面产生了与该客户经济交往的经营信息,二者均为非公知信息,是同宝厂的商业秘密,而不局限于产品本身。
  2、同宝厂对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有保密措施。徐州市工商局依法扣押的原审被告人陈社会在其家中使用的计算机里存有同宝厂的ISO9000认证文件,其中含有保密规定,其虽否认看过该文件,但其辩解明显与情理相悖,对同宝厂具有这样的保密制度陈社会应当明知。此外,车恒德、刘振学、陈新等多名证人均证实同宝厂有保密措施,且亦公开对外宣布并执行,对此被告人陈士田亦予以证实,被害人亦有陈述在卷。被告人陈社会提出的此项上述理由仅有其本人辩解,而无证据支持,不能成立。对其提出图纸上的“注意保密”字样是伪造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判决并未以该图纸上的注明作为认定存在保密措施的依据。对其提出1999年的会议记要是伪造的上诉理由,经查,该会议记要存在与否均不影响对同宝厂具有保密措施并实际执行的认定。
  3、陈社会有盗取同宝厂商业秘密并使用的行为。同宝厂的保密规定要求,员工在离开厂时将载有相关信息的工作技术文件、工作笔记与有关资料交回,对此,有从陈社会个人计算机中的保密规定、众多证人证实,原审被告人陈社会应遵守此规定。原审被告人陈社会在离开同宝厂后即应按同宝厂的保密规定将载有相关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的资料交回,但其在离开该厂时,将客户名单、产品价目表、购销合同书、ISO9000认证文件、科技项目查新报告、科技项目计划设计书、车氏密封产品抽样检验报告、车氏密封产品鉴定文件、车氏密封企业标准等经营性、技术性资料带出,此后,其在经营过程中,多次主动与同宝厂客户名单上的客户联系,与客户名单中的数十家企业建立了业务往来,且在业务往来中使用同宝厂的产品代号,并利用其携出的技术文件,生产与同宝厂同样的产品,应认定是违反权利人的规定窃取商业秘密并使用的行为。对其提出是工作中自然掌握的辩解,经查,其有将同宝厂的资料窃出的行为,所谓自然掌握不能成为排除其使用窃出资料上相关信息的理由。恒诺公司使用同宝厂的客户名单、产品代号、产品价格,并使用相关技术资料即是使用同宝厂的商业秘密。
  对上诉人提出“没有给同宝厂造成重大损失”的上诉理由,经查认为:
  1、重大损失包括直接经济损失和其他严重后果两个要素,形成商业秘密的成本应作为直接经济损失计算。侵犯商业秘密罪侵犯的对象是商业秘密,包括技术信息与经营信息两部分,并不表现为纯粹的产品,故形成信息的过程即为商业秘密的形成过程,其费用即体现为商业秘密的价值。同宝厂的客户资料是其在经营过程中形成,为构建该客户网络而支付的成本应作为该商业秘密的价值计算。广告费、差旅费、会务费等市场开发费用均系同宝厂人员为开成自己独有的技术信息、经营信息而支出的成本,故应作为商业秘密的价值。因商业秘密的客观形态为非实体形态的信息而非表现为实体形态,信息一旦被他人盗用,该价值即应视为受到损失,应作为直接损失额计算。被告人陈社会窃得并使用同宝厂的商业秘密,该商业秘密的形成成本为70余万元应作为直接经济损失。经济损失计算时段应以犯罪行为发生时,即被告人窃取资料并使用时作为损失时间,此后由于侦查机关介入,侵犯商业秘密行为被制止,损失被挽回的情节仅能作为量刑情节考虑,而不影响对损失额的性质确定。
  2、陈社会的行为具有其他严重后果。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
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中规定,侵犯商业秘密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追诉:1、给商业秘密权利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2、致使权利人破产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造成其他严重后果是指经营活动受到严重损害;造成产品滞销、严重积压;致使营利性服务严重受挫等等情形。同宝厂的2004年度比2002年度售价下降造成损失36万余元,应确认其中有陈社会压价销售同种类产品的因素。同宝厂2002年销售额140余万元,净利润22万余元;2003年销售额44万余元,净利润-18万余元;2004年销售额130余万元,净利润55万余元,而2003年间恰是陈社会窃取同宝厂商业秘密,并将其他掌握商业秘密人员从同宝厂带出成立公司,非法生产与同宝厂相同产品卖于原同宝厂客户的行为发生时,故应确认陈社会的行为是造成上述销售下降的主要原因,此外,同宝厂2003年销售收入比2002年下滑69.05%2003年度净利润比2002年度减少44万余元,比2004年度减少24万余元。同宝厂在侵犯商业秘密发生前后的销售均呈现较为良好的态势,但在陈社会将商业秘密盗出并使用,同时亦将掌握该秘密的部分人员拉出同宝厂与其共同开办恒诺公司后,因恒诺公司将同宝厂的客户发展为自己的客户,使同宝厂的销售出现大幅下滑,在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与产品销售额之间表现较为密切的关系,应确认是由于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造成了该原因。其提出有客户当年没有与同宝厂发生业务关系,经本院核实,亦是由于陈社会盗取技术信息、经营信息并利用同宝厂掌握该信息的人员另立公司造成了双方经营联系的中断,此责任应由陈社会承担。车氏密封公司与同宝厂是二套牌子一套班子,其经营均已计入同宝厂的收入,故不影响对同宝厂销售情况的确认。恒诺公司因窃取商业秘密而获得的非法销售额为17万至24万余元。综合上述因素,可确认陈社会的行为除具有给同宝厂造成重大直接经济损失的后果外,还具有其他严重后果。
  综合上述两点,可确认被告人陈社会盗取他人商业秘密并使用的行为造成权利人的重大损失。
  对上诉人提出“会计鉴定的事务所没有司法鉴定资格,且鉴定结论错误”的上诉理由,经查认为:
  1、审计报告的主体合法。根据相关规定,对经司法行政机关登记和人民法院名册中的法医类、物证类、声像资料司法鉴定机构及其鉴定人员的审核,符合条件的由省级司法行政机关分别情况予以登记、编制统一的面向社会服务的司法鉴定机构、司法鉴定人名册,并予公告。对现有暂未纳入统一管理范围的各类鉴定机构,可以继续开展相关司法鉴定服务。国家对从事刑事案件的会计类司法鉴定人员现并未纳入统一管理范围,人民法院对会计师事务所的名册仅对人民法院委托鉴定具有强制拘束力,对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的委托鉴定没有约束。该审计报告是徐州市公安局依法委托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审计报告,程序合法。且作出该审计报告的会计师均为注册会计师,具有从事会计行业的主体资格,故作出审计报告的主体不违反法律规定。
  2、作出的审计结论正确。审计报告是依据公安机关依法扣押、提供的同宝厂与恒诺公司的财务帐目进行的审计,主要是对各种财务帐目、销售记录实施统计,并根据统计数字分析数额上的升降,根据本院二审核实,审计报告的附件中已对审计报告所依据的原始财务帐目作出详细记录,足以证实审计报告中统计数字的真实性。审计报告只是对同宝厂、恒诺公司的财务数额作出的审计,而并非是对该数额应认定是直接损失的性质认定。对恒诺公司的销售收入是否等同于同宝厂的直接损失,广告费、会务费等是否应计入研发费用应由法院作出性质评判,辩护人在二审期间对审计报告中一些数字差异提出异议,经查,该数字差异是对不同项目的理解问题,且不影响审计报告中主体数额的正确度,故对审计报告应予采信。
  对上诉人提出“对虚报注册资本罪量刑畸重”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判决根据其犯罪情节在法定幅度内对其作出量刑,并非是超越法定幅度量刑,故不能认定是量刑畸重。且一审法院根据其虚报注册资本的情节对其判处一年有期徒刑,量刑适当。
  本院认为,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包括设计程序、产品配方、制作工艺、制作方法、管理诀窍、客户名单、货源情报等。原审被告人陈社会、陈士田在同宝厂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掌握了大量同宝厂的商业秘密,在离开同宝厂时,不依保密规定交出载有客户信息及技术信息的资料,私自将资料窃走,此后设立恒诺公司,利用从同宝厂携带出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进行经营,且给同宝厂造成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被告人陈社会虚报注册资本数额巨大,其行为还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原判决定性准确。在陈社会与陈士田侵犯商业秘密的共同犯罪中,陈社会是主犯,陈士田是从犯,一审人民法院根据二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地位作出的量刑亦是正确的。上诉人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判决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颜茂苏  
                                                 审 判 员 黄保民  
                                                 代理审判员 张慧雅 
 
 
                                                  00六年八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 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