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中心 |
|中文|English

北京赫之源医疗器械制品有限公司与刘通生侵犯专利权纠纷上诉案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赫之源医疗器械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房山区阎村镇张庄北里西街3号。
  法定代表人杜永安,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玉香,女,汉族,1973年11月20日出生,该公司职员,住北京市房山区城关街道饶乐府村五区134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通生,男,汉族,1953年5月21日出生,住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金惠园三里13楼1单元101号。
  委托代理人顾润丰,男,汉族,1966年9月9日出生,住北京市昌平区中国政法大学2号楼3单元303号。
  委托代理人刘洪勋,男,汉族,1970年1月14日出生,住北京市房山区燕山迎风北庄南里12号楼1门503号。
  上诉人北京赫之源医疗器械制品有限公司(简称赫之源公司)因侵犯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6)一中民初字第111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7年4月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7年5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赫之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史建君、王玉香,被上诉人刘通生及委托代理人刘洪勋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刘通生为ZL98304977.7号外观设计专利的专利权人,其有权许可他人实施其专利,亦有权禁止他人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实施其专利。“一次性使用导尿包”的产品外包装上标注有医疗器械制品、型号、许可证号、生产日期、灭菌日期、失效日期等信息,故该产品的制造商是赫之源公司。其内装物品上无其他生产厂家的标注,社会公众会认定赫之源公司也是内装物品的制造商。该公司提供的宁波增值税专用发票、宁波市增值税专用发票销货清单中仅有“镊子配件”、“塑料配件”等项目,不能确定为被控侵权产品。本案中,被控侵权产品与本专利均为镊子,应认定属于同类产品。赫之源公司对被控侵权产品与本专利属于相近似的外观设计没有异议,故本专利与被控侵权产品属于相近似的外观设计。赫之源公司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销售与本专利相近似的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侵犯了刘通生的专利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侵权责任。
  刘通生与案外人签订的《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不足以说明本专利被社会普遍认可的市场价值,不具有普遍性。(2006)高民终字第518号民事判决书所涉及的具体案情与本案不同,不能作为本案确定赔偿数额的标准。结合本专利的类别、赫之源公司侵权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刘通生为公证取证而支出的公证费2000元,属于其制止侵权的诉讼合理支出,赫之源公司应予赔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六十三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1、赫之源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生产、销售含有侵犯ZL98304977.7号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一次性使用导尿包”产品行为;2、赫之源公司赔偿刘通生经济损失(含诉讼合理支出)五万两千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3、驳回刘通生的其他诉讼请求。
  赫之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驳回刘通生的诉讼请求,由其负担一、二审诉讼费。理由是:1、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是被控侵权产品的生产单位与事实不符。“一次性使用导尿包”中的镊子是从浙江省余姚市骏腾塑业有限公司购买(简称骏腾公司),有相关证据为凭。2、判决上诉人赔偿52 000元没有依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镊子”外观设计专利的申请日为1998年12月7日,授权公告日为1999年10月20日,专利号为ZL98304977.7(简称本专利),专利权人为刘通生。本专利公报包括四幅视图,即主视图、俯视图、后视图和右视图。从俯视图显示本专利的“镊子”分为镊头、镊臂和镊尖三部分,自镊头向镊尖经镊臂折线过渡,形成流线型设计。2005年12月13日,刘通生交纳了本专利的年费,本专利目前合法、有效。
  2006年5 月17日,经河北省正定县公证处公证,刘通生的代理人侯二跃在河北省正定县人民医院处购买了“一次性使用导尿包”三个,取得编号为044005921的《河北省门诊统一收费收据》一张,金额为56.70元,公证人员对该产品进行了拍照、封存。(2006)正证民字第095号公证书(简称095号公证书)对刘通生购买上述产品的过程进行了详细的记录。2006年9月26日,经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公证处公证,刘通生的委托代理人侯二跃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处购买了“一次性使用导尿包”四个,取得编号为041767741的《河北省门诊统一收费收据》一张,金额为195.00元,公证人员对该产品进行了拍照、封存。(2006)石新证民字第410号公证书(简称410号公证书)对刘通生购买上述产品的过程进行了详细的记录。刘通生为上述两次公证共支付公证费2000元。
  原审法院在原审庭审中对上述两次公证封存的“一次性使用导尿包”进行了现场勘验,双方当事人对公证处公证物品封存情况没有异议。勘验情况为,证物袋中为一白色半透明矩形塑料包装袋,包装袋正面注明:“一次性使用导尿包”,厂家名称为赫之源公司,标有“医疗器械制品”、生产企业许可证号、经营企业许可证号、产品注册证号、产品备案编号和执行标准编号,规格型号为DN-P14,10ml;包装袋背面为产品说明。包装袋内有托盘、一次性手套、针筒、纱布和3个镊子等物品。其中,有两个外观相同但颜色不同的镊子。这两个镊子的形状均为:分为镊头、镊臂和镊尖三部分,自镊头向镊尖经镊臂圆滑过渡,形成流线型设计。刘通生指控这两个镊子为侵权产品。另外,“一次性使用导尿包”中还有一个与被控侵权产品形状相差甚远的镊子。赫之源公司对被控侵权产品与本专利属于相近似的外观设计没有异议。
   赫之源公司认为,被控侵权产品是作为一个配件从骏腾公司购买。为此,其提交了8份宁波增值税专用发票和2份宁波市增值税专用发票销货清单。其中,除第03552234号宁波增值税专用发票上名称栏内注有“镊子”36 000把外,其余均为“镊子配件”。
  刘通生向原审法院提交了本院(2006)高民终字第518号民事判决书,就侵犯与本案相同外观设计专利权,该判决由北京大有大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刘通生8万元。
  刘通生与北京华联通科技有限公司于2006年3月15日签订了《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许可北京华联通科技有限公司在北京制造本专利产品,许可实施期限为两年,许可费为每年40万元,付款方式为每6个月支付一次,每次支付20万元。北京华联通科技有限公司于2006年6月21日和2006年6月30日分别向刘通生支付了12万元和8万元共20万元的专利使用费,刘通生为此分别支付了19 200元和12 800元共32 000元的个人所得税。北京华联通科技有限公司于2006年9月18日向刘通生发出《请求终止实施专利实施合同的函》,称由于市场上存在的大量侵权产品使得其销售量下降,每把镊子的专利实施费已超过了其承受的上限,建议中止实施该合同,希望刘通生补偿由此带来的损失。
  上述事实有本专利证书、本专利公告文本、095号公证书、410号公证书、被控侵权产品、公证费发票、(2006)高民终字第518号民事判决书、《技术转让(专利实施许可)合同》、《请求终止实施专利实施合同的函》、《医疗器械注册证》、《医疗器械产品生产制造认可表》、宁波增值税专用发票、宁波市增值税专用发票销货清单以及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审理中,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是上诉人是否是“一次性使用导尿包”的生产者。二审庭审时 ,上诉人向法庭提供了如下证据:1、京药管械(准)字2002第2540298号(更)“医疗器械注册证”,证明赫之源公司生产的一次性使用导尿包中的镊子可以外购。2、骏腾公司的产品宣传彩页,其中第六页JX14-03镊子的名称为“镊子配件”。3、骏腾公司于2006年11月4日出具的证明,称:赫之源公司生产的一次性使用导尿包中的镊子,见公司宣传彩页中编号JX14-03名称镊子配件,为该公司提供。4、骏腾公司出具的该镊子配件的产品照片,该公司称是其生产。5、骏腾公司送货单六张,产品名称均为“白镊子配件”或“绿镊子配件”。6、骏腾公司产品购销清单:采购单位为赫之源公司,时间为2005年1月至9月。产品名称为“镊子”。7、骏腾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证明骏腾公司的合法性。8、北京通四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及产品照片,证明“一次性使用导尿包”中的圆镊子是其生产。9、北京通四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的出库单、入库单、发票、营业执照,证明“一次性使用导尿包”中的圆镊子是赫之源公司从该公司购买。10、北京通四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证明该公司的合法性。
  本院认为,上述证据中的证据2对本案具有实质性的影响。但在原审法院规定的举证期限之内,赫之源公司并未向原审法院提供该证据,证据2并非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收集,故其不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规定的新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因“一次性使用导尿包”的产品外包装上标注有医疗器械制品、型号、许可证号、生产日期、灭菌日期、失效日期等信息,故该产品的生产者是赫之源公司。其内装物品上无其他生产厂家的标注,赫之源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涉案镊子的合法来源,故应认定赫之源公司是其生产者,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数额,原审法院结合本专利的类别、赫之源公司侵权的性质、情节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并无不妥,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赫之源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8510元,由刘通生负担6440元(已交纳),由北京赫之源医疗器械制品有限公司负担2070元(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8510元,由北京赫之源医疗器械制品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